【奇异铁】科学研究与合理妥协

Dry Season Runoff:

“你为什么在我的实验室里?”
“因为眼下我没法活着与一只巨型噬魂者在长满了明显患有甲亢的石块的维度里和平共处?”
“这不是个简明易懂的解释。”
“你这里勉强算是个安全屋。”

Tony Stark不是个易怒的人,然而现下他很想把拳头撂到至尊法师那高傲的颧骨上,以此代替在他胸腔里盘旋冲撞的所有音节——礼貌的和不怎么礼貌的,说实话,如果这真的能冒犯到他,Tony甚至会为此感到愉快。

这代表着他那安全可靠的安保系统对Doctor Strange完全无效了,就因为那个滋滋作响、引人注目的——

“把那个传送门给我留着。”
“什么?不!我不知道你这么希望你的大厦被异维度生物弄成一具摇摇欲坠的模型,但是不,当然不,不。我来这是为了活下来,而不是拉一个好奇心和钱一样多的科学狂人作为陪葬。”
Tony放下了手中的圆珠笔,向后靠在隐没在一堆杂乱之中的工作台上,好整以暇地抱起双臂:“那就关上它。”
Stephen看起来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微微垂下肩膀,显得放松而疲惫:“哦,谢谢你,Tony,谢谢。”旋着橙黄色火花的传送门消失了,实验室变回了它原来沉默的样子。

“然后另开一扇。”
“什么?”Stephen抬起头来,警觉地瞪着他,声音里是满得即将溢出喉咙的不可思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看起来随时会放弃悬戒随便撞碎一面墙好冲出去,逃离这个思维方式匪夷所思的人类和他更为诡异的生活空间。
“你所进行的这种空间的连接行为,它似乎改变了非临域空间之间的连接性质,否认了位置既定的理论,所以我想我需要对此进行深入研究。”

“我需要开一扇传送门,”Stephen虚弱地重复,感到自己的幽默感前所未有地干涸,“就因为你想要研究一下它的运作原理。”
“没错,”Tony轻快地肯定,“而且你会这么做的,凯尔盖朗群岛怎么样?生命活动的减少应该会有利于增强空间迹线的稳定性。”

“Tony,我不会因为你的一个研究需要就为此打开通道,”他感到下颚后方有一条线在拉扯牵连,干扰他对语速的控制,让他只能努力跟上从他自己嘴里吐出的那些字,而他正为此感到疲惫,“我不——我没理由这么做。”


“哦!这不会成为问题——理由永远不会成为问题,”Tony让声音里充满了惬意与满不在乎,“你想要什么,博士?我是Tony Stark,我可以让这成为一个理由,绝佳的理由,你会发现你这么做非常有意义。来让我们猜猜看,你最需要什么?我不会选车和酒,你知道的,它们无需作为礼物被送出,那么鲜花?——得了吧,它们会在你记起浇水被写进你的日程表之前绝望而愤怒地死去。Stark名下建筑的自由出入权?你我都知道这毫无必要,”他耸了耸肩,继续给出下一个提议,并且没有发现Stephen眼中逐渐生成的怒火,“好吧,你我都知道,你需要的只是——”

“Stark,”Stephen厉声说,他此前完全没有料到Tony会如此对待这个问题,讲起他就像他只是由欲望集合而成的个体,谈论他就像他的存在不过是获取所需,是Tony Stark慷慨馈赠之下趋附游行的聚敛者,他成为了一个集装箱,供他提取所需,不时填充,成为他自负的消费品,一个被动的膜拜者,一个提供帮助只为获取报酬的交易网络——这让他感到疲惫与愤怒,意志被自大的混蛋无视的失落感包围了他,他困在这些情绪里如同身陷囹圄,这密集的复杂感受令他窒息——而他还要面对这个购买一切的基本情感缺失者,这实在是——

“——一个拥抱和充分的休息,我相信Stark Tower绝对能提供……”Tony的声音疑惑而犹豫不决地缓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整个实验室内坚硬的沉默。

天啊,他一定是说出来了,所有这些卑鄙到极致的诬蔑,全部被他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摔向了面前的这个人,他一定是说出来了,他可以从Tony仍未反应过来之前吐出的句子和现在那双眼睛里逐渐浮上来的困惑与难过判断出来,他一定是把这些不公正的批判一股脑地施加到他身上去了,他得道歉,他绝对得道歉,而令人伤心的是他不确定即使他当即死在他面前,Tony还会不会原谅他了。


“……嘿,来这里,Tony,”Stephen试探着展开双臂,空出一个拥抱的位置,“到这儿来,你觉得国会山怎么样?咱们可以在那群老头头顶上测量空间交点的波动系数,或者椭圆形办公室?我觉得搞点无伤大雅的涂鸦也挺有意思,我不推荐格陵兰岛或者是其他什么能让你肺里填满冰块的地方,真的,我和它们不太能合得来——所以,来选一个?”他的胳膊有点酸了,而他能注意到的只有自己心腔里碰壁循回的期待和恐惧。

Tony眼里的困惑慢慢消失了,虽然仍然有些难过和不确定在里面,但他还是靠近了Stephen,伸手完成了这个拥抱:“我觉得我大概可以得到一天的思考时间来决定咱们到底要去哪里——而你,Stephen,你可以在这段时间里享用你的晚餐和充足的睡眠,我就在楼下,如果你有其他想法,你随时可以找到我,你知道的,以防你突然想半夜飞到大气层外面看看月亮之类的,”他冲着他眨了眨眼,语气没有那么迟疑了,“我的新战甲可以派上用场。”


而这就是为什么Stephen获得了一个平和的夜晚,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褥与枕头之中,完全放松,不用担心毁掉什么,错过什么,事实上,他从未感到自己有如此充足的时间,足以把所有的谢意与道歉全部准确无误地交出——而他确信这次不会存在任何疏漏。


——他是对的,这里是他的安全屋。

February
17
2017
 
评论
热度(238)
© Irone | Powered by LOFTER